没完没了科普:中国的性教育到底有多匮乏

作者:集团文学

原标题:教养孩童,要警惕浪漫主义 | 芥末堆

之前我们给大家讲过关于青少年性教育的重要性,事实上,中国的性教育远远比你我想象的要匮乏。到底有多匮乏呢? 有些孩子到了十七八了还不知道避孕;甚至是被性侵了还不自知;很多人还在以不结婚为耻;家长们谈性色变,还在埋怨学校进行的性教育。

www.5756.com 1

前几年,北京师范大学出了一套《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被一些学校选做为性教育教材。书中对“性”这件事直言不讳,第一部分就解决了孩子“我是从哪儿来的”的问题。

图片来源:Unsplash 1

www.5756.com 2

幼儿园门口一个小男孩对一个小女孩说,我有棒棒糖,你要不要吃一口,小女孩说,我不要,我怕怀孕,小男孩又说,怀孕了就生下来,大不了我们三个一起上幼儿园。

私以为,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一部分孩子家长却很担心,他们说:现在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学习性了吗?这书这样编辑真的好吗?他们还说:无知不是纯洁,可是课本上放出这样羞耻的东西是不是在秀下限?在他们的眼睛里,“性”这件事,就是是上不了台面的。而与之相关的性教育,更是能晚一天就晚一天,最好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等孩子哪一天自己顿悟了,也就好了。他们还质疑说:这样露骨的描述,会不会反引起小孩的好奇心。比如孩子可能会问家长:老师说男生女生那里是不一样的,可不可以看一下?或者男女生偷偷互相看甚至尝试书上画的。性教育会不会催发性早熟?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小孩子的好奇心远超过成年人。很多小孩子在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男女之间有差别,就已经互相看过了。

去年到今年,我对这个片段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一种浪漫主义的想象中。写作文写得心疼,又想起这个片段,找出来重读,再读,终于发现问题所在。

www.5756.com 3

监护人就有责任和义务纠正他们的认知:女孩吃男孩吃过的棒棒糖(或者反之)不会怀孕,但最好不要吃,因为有可能发生交叉感染,以及人与人应当保持一定的交往界限。在当下中国社会,个体生存原子化与公共生活人情化同时发生、纠缠不清的环境中,对孩童的教养,仔细分辨发生场景,是审慎判断和积极引导的必要前提。

性教育这种事,能早就别晚,因为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正在经历着“初夜低龄化、性侵低龄化”的阵痛。2016年1月12日,北大发布了婚恋报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95后12岁初恋,初夜年龄平均17岁。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认认真真正儿八经地第一次小鹿萌动,是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认认真真正儿八经第一次啪啪啪共享人生大和谐,是在高二的时候。而且这只是平均值。这种时候还要等孩子再大点再讲性知识吗?等到他们啪啪啪完,因为不懂避孕只是怀孕了不得不堕胎的时候,再讲如何正确啪啪啪?有些事情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有的事情则是错了就再也没办法了。比如,性侵。随手在百度上搜索一下,这样的新闻比比皆是:

如果孩子问,什么时候可以吃别人吃过的东西。那么,可以解释,除非是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比如两个人一起掉下悬崖(或陷入其他类似困境),被救援队发现之前,两个人身上所有的食物就只有一根棒棒糖,那么应该彼此分享,互相支持;或者两个人关系非常亲密,比如情侣或夫妻,而他们不是那样的关系。

www.5756.com 4

如果孩子继续问关于怀孕的话题,要看他们怎么问,以及眼神和身体的反应,相机作答。不同的小孩,在不同时机提出关于性的问题,都有不同的触发契机,寻找并发现那个正确的契机,然后才谈得上如何回应孩子的问题。

www.5756.com,为什么未成年甚至是儿童总是受侵害?因为我们的性教育一直都是失败的,小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邻居家的叔叔对他们做了什么,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表哥、堂哥为什么要压在自己身上,他们不知道那些笑盈盈的人为什么会那样看着自己,那样对待自己。有些人总觉得,小孩子知道这些不好,这“涉黄”,对成长有害,可他们恰恰不知道的是,那些人渣们,正是钻了“不知道”的空子。

豆瓣评分8.2的《我从彩虹那边来:如何养育0—7岁的孩子》,主张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谈“我从哪里来”的问题时,使用“我从彩虹那边来”这样浪漫的说法,目的是保护甚或刺激、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很多女人,尤其是妈妈们,极易被这种稀里糊涂的浪漫打动。我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

www.5756.com 5

2

性教育的目的就是告诉孩子什么是性。当怪叔叔脱掉裤子,掏出某个不可描述的物体,骗邻居家小女孩,说要和她做游戏的时候,接受了正规性教育的小女孩立马就能知道怪叔叔在做和性有关的事情,知道自己可能被性侵,会选择拒绝和呼救;就算不能未能成功拒绝,见到爸妈之后也能及时跟他们诉说,而不是傻呼呼的,被性侵了,还真的以为是在做游戏。这种时候,还要质疑性教育课本为什么这么直白吗?它本来就该这么直白,它早就该这么直白!

让我们对比另外一个故事,来看看不同时代儿童的性教育有什么区别。

www.5756.com 6

2013年第10期《读写月报新教育》杂志的专题《童年的秘密》,是我主持策划编辑的,所选文章,都是对我理解儿童深有启发的。第一篇《我十分满意他的回答》,节选自荷兰钟表匠柯丽·邓·波姆的个人回忆录《密室》。柯丽生于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家庭,书的前半部分,都是在回忆她的童年和青少年成长期的生活。我想再一次引用那个曾经深深打动过我的片段:

希望有一天,当一个十七八岁的中学生怀孕之后,他的父母和老师批评的,不是她为什么恋爱,而是她俩为什么不戴安全套;而那些二十多岁的人每到过年不会被家里爸妈亲戚七大姑八大姨逼着结婚;满大街的“无痛人流”广告会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课本上的性教育和性文化普及。很开心,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记得有一次,当我还只有10岁或11岁的时候,我问父亲一首我那年冬天在学校里读到的诗,诗中有一行是描写一个年轻人,说到他脸上并没有“性罪恶的阴影”。在学校里我是个极害羞的女孩,从来不敢在教室里问老师什么。后来我把它拿去问母亲,她听了之后脸立刻红得发紫。那时是20世纪的初期,就连在家中也没人讨论性的问题。

因此这一行诗就一直盘旋在我脑中,我知道“性”就是“性别”,是指你是男孩或是女孩而言;“罪”则是个叫贞苏姨妈一听就要生气的东西,但这两个字合在一起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为之大惑不解。因此,那一次在火车厢里,当我坐在父亲身旁的时候,我突然开口了:“爸爸,什么是性的罪恶呢?”

他转身望着我,正像他往常准备回答我的问题时一样,但令我奇怪的是,这次他并没有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把他的皮箱从我们头上的放物架上拿下来,放在地板上,说:

我站起来,尽力试着去抬它,但是拿不动,那里面装满了他早上买的钟表和零件。

我说:“爸爸,可是这个箱子太重了。” 父亲说:“不错,如果一个父亲要他的小女儿提这么重的一只箱子,那他真不是一个好父亲。柯丽,知识也是一样,有些知识对小孩来说,实在太重了,要等到你够大、够强壮的时候才能担当它。至于现在,你必须信任爸爸来替你承担它。”

我十分满意他的回答,其实不仅满意,而且内心深觉一种异样的平安。我知道不仅是这个问题,我所有的问题都有它们的答案的——但目前我甘心让父亲为我承担和保存我所有的问题。

本文由www.5756.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