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756.com施公案: 第396回 吴用人详细说机关 黄

作者:集团文学

  话说吴用人一见天霸,跪在地下。天霸问了他的名姓。吴用人将名姓报出。天霸又问他前来禀报何事?吴用人道:“小人却有机密奉禀,请老爷屏退左右,小人才敢细说。”天霸道:“此间皆是同来的老爷们。尔有什么话,但说不妨!”吴用人道:“小人本是连环套窦耳墩寨内看管鼓楼双钩的头目。因昨夜老爷在山上遇见小人,说是前去盗钩。小人恐怕有失,赶着奔回鼓楼,哪知双钩已经失了所在。后来小人一想:既然失去双钩,窦耳墩必然要问小人的罪,小人因此逃下山来。本拟投往他处的,后来仔细思想,因闻老爷的大名,是一位忠心赤胆的国家大忠臣,而且武艺超群,名闻天下,故想前来投诚。又思窦耳墩他虽然现在强横,不过是一名草寇,终久都要被老爷们剿灭的,何必在那里随他为寇。说起来都是强盗,将来天兵到此,或竟由老爷们焚毁山寨,将他等捉住正法;小人如在寨里,也不免玉石不分。因此左思右想,还是投到老爷麾下,哪怕当个马夫,执鞭随镫,总比那做强盗的声名好多了。”天霸道:“你既有机密,速速说来,不必再说闲话了。”吴用人道:“只因那匹御马,自盗来的时候,以至老爷第一次上山,皆在马房内喂养。及至老爷去后,窦耳墩便藏到那石室内去喂养了。”
  天霸听了此言,便问道:“你可知道么?”吴用人道:“小人知道的。小人此来,就是要将那开石门的法儿,禀知老爷,好使老爷前去他那里,将那御马取回,送往京城复命。”天霸道:“你既知道,你可详细说来。”
  那吴用人道:“那石板上面安着一副铁环,猛然间可瞧不出,必得细细去看,才看得出来。只要将那铁环用手指扳定,先向外一推,后向里一拉,那石板大开,即有门径可入。但必须将那铁环再向中间一按,内中便有双连环钩,将石板钩定,再也不得覆关起来。不然人才下去,一触消息,石板即压下来,任你有本领的人总要压成肉酱——这件事为最最要紧。下去之后,皆是连环路。人家但知此山名曰连环套,其实这石室内才是连环套呢!老爷如进去时,切记八十步一转,少一步不能,多一步不可。若实在记不了这许多,但看那有石墩子所在,就向右首转弯。随后出来,都向左首转弯。到了里面,有个六角门,门内就是那养马的所在。但是六角门是终日闭着不开。看起来并不希罕,只要将它推开来,就可进去了;其实不能推,如若去推,不但门不能开,而且上面有八十斤重的大钢锤,只要将门往里一推,那两个锤头就打下了,即刻脑浆迸裂。如要开此门,还要将门上两个大铁圈,攀定在手上,轻轻的向怀里一拉,那上面两柄锤头,自然而然就分在两边,那两扇门也就自然而然开了。若要关此门,那门后还有两个小铁圈,也将那铁圈执在手中,还是向怀里轻轻一拉,那两扇门自然关了。出来的时节,人在门里,却不要开门,反要推门。那门经人一推也就开了,这是六角门的暗记。窦耳墩的住房,就在这里面一块玲珑石背后。那玲珑石也是暗记,只要认定石头左半边,有个拳大的小孔,用二指按在那小孔里,一按,那块玲珑石自然推过去了,里面便现出门来,人就在此进去。到了里面,有道月亮门,门后有根铁索。只将铁索向右边一拉,外面的玲珑石,复又将门挡起来。出来的时节,将铁索向左边一拉,那玲珑石又推过去,那门复又现出。若误拉了铁索,上面埋伏着钢刀五把,就要落下来,将人扎为两段。除此以外,并无难破之处了。
  老爷若要前去,但将小的所说的话记清了,未有不马到成功的。”
  黄天霸等听了吴用人的话,觉得句句是实在,并无虚言,因即说道:“你既改过自新,到此投诚,本总镇本拟照法处治,姑念你竭力报效,且在此处充个亲兵。俟本总镇成功之后,将窦耳墩捉住,连环套剿平,然后再行升赏。”吴用人当下给黄天霸磕了个头,又给计全等大家谢过,复又说道:“以后若有用小人之处,小人虽赴汤蹈火,亦所不辞,藉图报效。”黄天霸即命他到外间歇下。此时天已将晚,一会儿店小二送进晚饭,大家用毕,闲谈了片刻,便去安歇,以便明日一齐到连环套,与窦耳墩要马。一宿无话。到了次日一早,大家起来,梳洗已毕,用过早膳,装束停当,各带兵刃,直望连环套而去。不一会已到。
  黄天霸等共计五人,一直来到山上。先向守山喽兵喝道:“你等听着:速报窦耳墩知道!就说黄天霸老爷到此,叫他速将御马送出,咱老爷可以留他一个全尸首。若再延迟,咱老爷就要立刻削平山寨,将他捉住,碎尸万段了。”那守山的喽兵听了这番话,怎敢怠慢,随即飞跑进去。却好窦耳墩尚在寨内与大家商议埋伏地雷火炮的事。那守山喽兵,跑到寨内禀道:“启大王爷,不好了!前夜来盗双钩的黄天霸,现又带领了四五个人,前来要那御马。声称叫大王爷若速将那个御马送出,还可稍留情面,舍大王爷一个全尸首。如再迟延,便要削平山寨了。请大王爷从速示下!”窦耳墩听说,直气得三尸冒火,七孔生烟,一声大叫道:“天霸你这小子!欺人太甚!咱定与你誓不两立了。”说着即命人备马,决计与他拚个你死我活。
  郝天豹当时拦道:“寨主且请息怒,天下事急行缓办。有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今黄天霸前来,明知他欺人太甚,寨主这就此下山,与他争斗,纵未必败,也不能胜。何如仍照前议,等他三日之后,御马盗不去,他必不肯甘休,定要与咱们厮杀,那时咱们的埋伏已预备好了,还可以将他诱入。此时出去,万万不可!”窦耳墩听了这番话,才将气平下去。因与郝天豹道:“据贤弟所言,虽甚有理。但天霸这小子,在山前索马,还是出去与他说明才好。”郝天豹道:“小弟愚见,还是把他请上山来,先以礼节待他。他见咱们以礼相待,他不立刻反脸。然后再约他盗马。天霸虽是厉害,却处处要面子好胜。他即不肯答应盗马,只须用言反激他,无有不答应的。”窦耳墩道:“就如此办法,且将天霸等迎接进来,然后再作计议便了。”
  当下即命人摆队相迎。窦耳墩率同郝天豹等兄弟四人,一齐下山,去迎天霸。到了山口,只见天霸在山下大骂不止,口口声声说道:‘怎么这许多时候,还不将御马送出?”正在暴跳如雷,忽见窦耳墩从山上迎接下来,远远的就招呼道:“诸位到此,某等有失相迎,尚望恕罪。敢请诸位进寨一叙,某还有要话面商。好在敝寨不远,请即前去何如?”不知黄天霸等肯上山否,且看下回分解。

  话说吴用人探明连环套内各处埋伏地雷火炮,当即禀明了黄天霸等人。当下天霸即命他出外歇息。吴用人当即退出。黄天霸与计全、朱光祖道:“今据吴用人所言,果不出二位所料。但前山既有地雷火炮,而后山又是水荡,如何可以上山去盗御马呢?”计全道:“在愚兄看来,此事竟非何大哥不能为力。但恐何大哥不肯帮助,又便如何?”只见何路通在旁说道:“计贤弟,你这话是怎么说?咱自从随了大人之后,与老弟共事,也有多年。同办公事,也觉不少。只要老弟吩咐下来,哪件事推诿过的?今日要用愚兄,但急吩咐便了,咱怎么个不行?老弟又何以知道咱不行呢?这可不是笑话。”计全闻言,知道自己这句
  话说错了,只得转过话来,说道:“何大哥!你为何不等人将
  话说完,就生起气来,说了这一串的话?其实你还不曾知道小弟的用意,你是何苦错怪人呢?”何路通道:“咱怎样错怪你?既是这样说,愚兄就算错怪于你了。你再讲罢!有什么事,就请吩咐,咱当遵命!莫要说咱又是不行。”计全道:“小弟所说这不行两字,并非说你不肯,只因那水荡不知离后山尚有多远?又不知有无船只?你虽能在水里埋伏七昼夜,咱们大家皆不识水性。就使你一人由水荡能过去,咱们不能过去,还不是个枉然么?若今你老哥独自上山,那后山的路径,你又不熟,咱们又何能使你独自前去?所以咱说出那个不行两字,是这个道理。你怎么就误会其意?只当咱说你不肯了。”何路通被计全这番话,说得顿口无言,连一句话都辩不出来。听了一回,这才说道:“既这么说,还得大家想法儿前去才好,终不成就半途而废么?咱总是现成,如有用咱之处,咱总效力便了。”天霸道:“你们两个人也不要抬杠,皆是公事。这个公事仍照公办了。在咱看来,还将吴用人喊来,问明他后路情形,再作计议罢。”
  当下又把吴用人喊进来,问道:“据你所说后山,皆是蚕丛鸟道,又有水荡拦阻,行走颇为不便。但是你如何得过去的呢?”吴用人道:“小人曾识水性,因此涉水而过。”天霸道:“这水荡周围有多少宽阔?中间的水有多少深浅?你可明白说来。”吴用人道:“山后一带皆是水荡,所谓‘三面是水,一面是路’,即此之谓。若问中间的水有多少深浅,最深的地方有五六尺,其次皆四五尺,再其次只三四尺。”天霸道:“那里有船可渡么?”吴用人道:“从前寨内本有巡船,后来不知为什么一律裁去。”计全道:“四围一带有民船可雇么?”吴用人道:“那水荡不通河道,哪有民船?”计全道:“方才据你所说,前山各要隘,皆设有地雷火炮,除却后山,万不能上去。而后山又有水荡阻隔,不能飞越而过,你还有什么法想,可以上得山去?不妨说来,大家商议。”吴用人道:“小人只有一个主意,恐不能用。”天霸道:“你
  且说来。”吴用人道:“前山要隘已有埋伏,万不能行。后山水荡阻隔,又不能过。为今之计,小人先下水去,来背老爷好上去。所幸那河面不过五六丈宽阔,次第将老爷们背过水荡,那不是老爷们可上山么?”计全道:“你既能如此,这就可以设法了。你不知道咱们这位何老爷,才是绝好的水性呢!”吴用人道:“小人不知。”计全道:“你且去歇息,再听咱们招呼罢!”吴用人当下退出。天霸道:“计大哥,你老有什么主意呢?”计全道:“也没有别样主意,所幸那河面不宽,只得请何大哥辛苦一趟,与吴用人到了那里,将我等背驮过去。好在我等人数不多,除何大哥以外,只有四人,只要两起,便可背过去了。”朱光祖道:“就此办法,不必再打主意了。”计全道:“但是明日午后,就要起身。”
www.5756.com,  一宿无话。
  到了次日午后,约有申牌,众人都收拾停当,各带兵刃。
  何路通便穿水行衣靠,即带了吴用人,一同出了店门,直奔连环套而去。不到初更时分,已到了那里了。当下何路通即将外面大衣脱下,递与黄天霸手内。天霸也将外面大衣脱下来,执在手中。何路通便先下水,先试一试,觉得不太深,正要来背天霸,忽见吴用人喊道:“此处不能去,这地方的水是最深的。
  老爷虽不怕,恐黄老爷到了中间,也要下水了。还要走过去一箭路,那里的却是最浅。”何路通听说,即向西首走了一箭多路,然后叫天霸伏在背上,他背驮过去。朱光祖就在吴用人背上,也驮了过去。何路通、吴用人将天霸、光祖送至对岸,后又过来背关小西、计全,四人皆已过去了。何路通与吴用人,就席地坐下,歇了半刻。此时大家俱是短衣紧扎,当由吴用人在前引路。果然山势嵯峨,崎岖万状,大家皆是攀藤附葛,好容易走了有一个更次,才把那蚕丛鸟道将次走完。又走了一会,已看见正路。黄天霸道:“咱们已进了山,但是怎么办法?
  还是分头前去?还是合力同行?计全正欲答话,忽见吴用人道:“在小人愚见:莫若先到石室,将窦耳墩捉住,或将御马先盗出来,然后再搜寻埋伏,平毁山寨。”计全道:“此言甚合吾意。就请朱大哥、黄贤弟进到石室里面,咱们全在外面接应。”
  黄天霸、朱光祖二人答应,便急急望石屋而来。不一刻到了石室外面,此时已有三更时分。黄天霸即照吴用人所说之话,向那石板上仔细一看,果然有两个铁环,安在石板之上。
  天霸即将铁环执定,先向外一推,复向怀里一拉。只听吱呀一声,那石板向旁边转过,内里闪出一道石板门来。天霸又将那铁环向中间紧紧一按,果然落下一个双连环铁钩,将石板钩住。
  黄天霸在先,朱光祖在后,进了石门。又记定吴用人所说八十步一转,但见有石墩子,就向右边转弯。走了一会,果然见了六角门。黄天霸又记定吴用人的话,看定门上那两个铁圈,执定在手,轻轻的向怀里一拉。只听得门里哗啦啦一声响,好象有两样物件从旁边分开的声音。天霸正在凝神细想,早见两扇门已经开了。天霸大喜,便与朱光祖进去,便各处找御马。转弯抹角,走了好些地方,只是寻不出来。两人正在着急,忽听嘶地一声。天霸道:“这声音好似在那假山背后。”朱光祖道:“你我便去那里寻找。”就顺着声音一路寻去,到了假山那里,四面一看,并无空地。那假山以外,便是一道围墙。天霸道:“这可把我闹糊涂了。”朱光祖道:“咱们何不上假山一看呢?”
  天霸答应。当下二人便一齐跳上假山,向那围墙里面望去,只见围墙里面一带房廊。天霸便悄悄与光祖道:“你看那里这一带房廊,莫非即关在房廊里面么?”朱光祖道:“咱们且跳下去寻一寻。”黄天霸道:“但一件,跳下去可极容易,必要将出路寻出方好。我看围墙外面并无门路,此时跳下去,得了御马,没有门径,怎么将马牵出来?”朱光祖道:“老贤侄!你且这里等一等,让咱先下去踏看一番,那御马究竟在与不在,再作计议。”天霸答应。朱光祖即刻一个蹿身,飞跳下去。毕竟御马是否藏在里间,且看下回分解。

本文由www.5756.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