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头历险记: 第六章

作者:集团文学

  橘子男爵年轻时候还算从晚上睡到早晨,好让肚子来得及消化他一天吃下去的东西。可后来他想:“睡觉只是浪费时间,睡了就吃不成啦!”

  对了,我忘了告诉诸位,葡萄师傅如今当了乡长。他为了不损害自己的尊严,完全改掉了用锥子搔后脑勺的习惯。只是偶尔在碰到生活中最棘手的事情时,他才用削尖的铅笔代替锥子搔搔后脑勺,但这是极其难得的。

  当天洋葱头跟小红萝卜上城堡去侦察。洋葱头拿定主意,怎么也要把所有被捕的人救出来,小红萝卜还用说,当然答应全力帮他的忙。

  柠檬王终于醒来,穿过城堡那些房间,来到门外呼吸新鲜空气。他一下子也看到了尖塔顶上那面旗。他吓得闭上眼睛,撒腿就跑,向左,向右,跑出了大门,又钻进他那个理想的藏身之地──那个垃圾堆,巴望在那里谁也找不到他。

  可这天晚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让橘子男爵给吃光了。

  “那就到火车站去搬行李。”

  番茄骑士吩咐下去,叫收买破烂的老菜豆找他那辆手推车推到城堡来。可老菜豆找不到手推车──诸位知道,他儿子小菜豆把车子推走了。于是他拉来一辆小斗车,跟砖瓦匠拉石灰浆的差不多。

  蜜柑公爵在院子里听到橘子男爵发狂似的喊叫声,向金鱼池冲过去,跳到嘴里喷水的大理石小天使身上,哇哇大叫,连声音也变了:“喂喂喂,你们马上把尖塔上的旗子扯下来──要不我就投池自杀了!”

  说老实话,小女伯爵是不怎么愿意的:“橘子男爵可要把咱们的家当吃个精光。他会把咱们这座城堡就像一盘通心面似地吞下去!”

  “孩子,”老洋葱经常对他的儿子洋葱头说,“别忘了世界上还有许多坏人,咱们赶走了的那些人也有可能还要回来。”

  “你干吗老叹气?”军官很凶地问他。“我怎么能不叹气呢!我干了一辈子活,别的没积起,就只积了一肚子气。每天积一点……到如今已经积了几千口气了。总得把它们叹出来呀!”

  好吧,我这就来告诉诸位:认为他钻不出去的人猜对了。事实上,番茄骑士(正是他跑上楼梯──难道诸位认不出他吗?)气得涨鼓鼓的,小门比他那大胖身子要窄一半。

www.5756.com,  “那就给我把树送来!”橘子男爵吩咐说。

  “嗨,你呀!”他们说。“这么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却来求乞。干活去吧!”

  两个亲戚这样贪得无厌,真叫两位女伯爵又担心又苦恼,于是把气都出在她们的侄儿,没父没母的可怜小樱桃身上。

  的确,世界上还有别的城堡,除了柠檬王和番茄骑士,也还有别的寄生虫,可这些大人老爷总有一天也会被赶走的,孩子们将在他们的花园里游玩。

  等到果树啃光,橘子男爵就只好卖地产,拿卖得的钱买吃的。他卖完了地产,就写信给大女伯爵,请求上她家作客。

  “您好,番茄大人!”洋葱头彬彬有礼地鞠着躬说。

  现在咱们到两位樱桃女伯爵的城堡里去看看。诸位大概都已经知道,这一带农村,包括它所有的房子、田地甚至带钟楼的那些礼拜堂,都是她们俩的。

  橘子男爵也醒来了。他也想呼吸新鲜空气,就推醒正在搁他那个大肚子的小斗车旁边打盹的仆人。老菜豆正睡眼惺忪,也不张开眼睛,就把沉重的小斗车拉到门外。

  柠檬兵们走过的时候,还问他跟小红萝卜有没有在就近看见过那个危险的小造反,叫洋葱头的。

  “咱们瞧吧!”老菜豆说着,把他推到水里去了。

  老菜豆跟两个仆人小心翼翼地绕过路上所有的石头。可这一下子,小斗车落到坑里去了。“唉哟,你们这些马大哈,看在老天爷份上,绕过这些坑坑洼洼呀!”橘子男爵央求他们说。

  “不可能!”诸位也许会大吃一惊。

  一句话,太阳还没下山,小女伯爵已经连一点贵重东西都不剩了,而蜜柑公爵却弄来了一箱又一箱礼物,心满意足地搓着手。

  那么蜜柑公爵呢?他手指头也不肯动一动去挣块面包吃,却吃橘子男爵的。只要他这位亲戚一拒绝他的要求,他就爬到吊灯上,请求转告两位女伯爵说他自杀了。橘子男爵还保存着他胖时的一点善心,只好叹着气把中饭或者晚饭分给他吃。

  在洋葱头把南瓜老太爷的小房子推进树林子的那天,城堡里热闹非凡:两位女主人的亲戚来了。

  到了橘子男爵可以不靠仆人帮忙自己行动的时候,他开始在街上求乞。可是过路人什么也不给他。

  女人当中就捉了一位南瓜大嫂。她不肯去坐牢,柠檬兵就把她推倒,一路滚到城堡大门口。因为她是滚圆滚圆的!

  “这乡长可好!”多嘴多舌的南瓜大嫂说。“他连夜走来走去。尽写说自己好的标语。”

  “你干吗在这儿转来转去,懒鬼!”

  这位大老爷气得喘不过气来,一步四级地奔上楼梯。他呼哧呼哧的,好容易才喘过了气,每走一步脸就红一点,肚子就气得涨大一点。我只怕他到了塔顶,已经没法钻出那扇小门到外面平台上去了。我听到他的脚步声啪嗒啪嗒响,这声音在寂静中听着就像敲锤子。他快要到塔顶了。他钻得出去还是钻不出去啊?诸位看呢,唔?

  小女伯爵为了劝导他在人世上活下去,只好把去世丈夫的绸衬衫一件又一件地送给他。蜜柑公爵这才小心地打大柜顶上爬下来,开始试穿这些衬衫。

  诸位难道不高兴让番茄骑士放出来吗?他在牢里蹲满了他应该蹲的期限,就给放出来了。如今番茄骑士种卷心菜和轧草。他偶尔也悄悄抱怨自己的命运,那是在他碰到芹菜先生的时候。芹菜先生现在在城堡里看门。

  农民们把果树送来了。他用橄榄油蘸蘸,树叶树根洒上盐,一棵一棵树都啃了下去。

  好,咱们这个故事现在当真结束了。

  蜜柑公爵也给两位女主人跟仆人们带来了不少麻烦。小女伯爵的侍女,可怜的小草莓,从早到晚给蜜柑公爵烫衬衫。她刚给他把烫好的衬衫送去,公爵就做鬼脸表示大为不满,同时哼哼唧唧,接着爬上大柜,哇哇叫得整座房子都听见:“救命啊,我要死了!”

  他终于来到平台前面了……嗨,诸位当中谁猜得对呀?

  他的肚子尽管一蹦一跳,颠得很痛,可他最喜欢的一件事情一直没停过,那就是吃,他一路上大啃特啃烤火鸡,这是大女伯爵给他当零食吃的。

  他就这样站在那儿尖塔顶上,离那面可怕的旗只有两步远,看着它迎风飘扬,可就是没法把它扯下来,甚至手都够不到。在旗杆旁边,跟急急忙忙在擦眼镜的小樱桃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

  “武器可不许带进监狱!”他们对葡萄师傅说。

  橘子男爵瘦了,瘦得像他原先拿来赶他仆人的那根鞭子。起先他不得不挨饿。他一动不动,固为没人用小斗车拉他。这一来,他就只好靠自己积存下来的脂肪维持生命。橘子男爵像蜡似地一天一天融化。两个星期以后他的体重减少了一半,光这一半体重,就比三个普通人的体重还多。

  第二天柠檬兵派来了,马上在村里戒严,搜遍所有的房子,见人就捉。在最先捉到的人当中有葡萄师傅。他随手拿起个锥子,打算闲下来可以搔搔后脑勺,然后嘀嘀咕咕地跟着那些柠檬兵走。可是柠檬兵把他的锥子抢走了。

  从这天起,事情一件接一件发生得空前之快。咱们也就加紧说下去吧:

  “那去做明天的!”

  可哪儿抓得住啊!老菜豆手指头一松,放开了他那辆旧小斗车的车把,说时迟那时快,橘子男爵一下子仰面躺倒,沿着林荫道飞也似地滚下去,跟压扁了二十位将军的那回一样快,最后他扑通一声落进了金鱼池,光露出个脑袋。得花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他从金鱼池里拖出来。

  可小葱根本没藏起来,他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家的阳台上,把胡子当绳子拉起来,上面晾着衣服。柠檬兵们看见了被单、衬衫、袜子,却没注意到在晾衣服的主人,就走过去了。

  第一个看见尖塔上那面自由旗帜的人,以为又是小樱桃捣的鬼,他大发雷霆,决定马上去把这面可怕的旗扯下来,然后打这位小伯爵一顿屁股,因为他这回开的玩笑太过分了。

  “那我拿什么来搔后脑勺呢?”

  接下来怎么样呢,小朋友们!接下来就这样!……

  “好吧,”小女伯爵说,“把你的男爵叫来吧,我也把我的蜜柑公爵请来,他是我可怜的去世丈夫的堂兄弟。”

  可这一回番茄骑士大哭不仅因为拔了洋葱头一撮洋葱头发。他嚎啕大哭还因为生气:他觉得他完全无能为力了……

  “再做别的!”小女伯爵凶巴巴地吩咐他。

  可我相信这些人永远回来不了。青豆律师也不会回来,他内疚太多,赶紧躲开了。有人说他在外国干他的老本行。哼,让他去吧,不过他在咱们这个故事结束之前就走了,这至少是件好事。说实在话,跟这种劣性不改、见风使舵的狡猾家伙打交道,我是厌烦得要死了。

  小樱桃听话地去做别的算题。每天他要做许多算题,写上好几个本子,一个礼拜下来,本子就堆积如山了。

  “可我什么都不会干!”

  小女伯爵跪在碗柜前面,哭着哀求她这位宝贝亲戚不要年纪轻轻就死掉。自然,要他答应爬下来得送他东西,可她什么也没有了。

  我真高兴让他给眼泪噎死,或者推他一下,让他一个跟头翻下楼梯,可是洋葱头宽大为怀,竟饶了他的命,吓得半死的番茄骑士自己逃下了尖塔。他跑下楼梯时不是一步四级,而是一步六级,到了下面,连忙钻进他自己的房间,在那里没人妨碍他,他可以哭一个痛快。

  他们呵呵大笑着溜走了。

  有一天早晨,乡民们看见他们的房子墙上写着:“乡长万岁!”

  “我不过想在花园里散散步……”

  “瞧,”他会叹着气说,“不久前我竟是这么个大胖子!”

  来的两位亲戚是橘子男爵和蜜柑公爵。橘子男爵是大女伯爵先夫的堂兄弟。蜜柑公爵是小女伯爵先夫的堂兄弟。橘子男爵有个其大无比的胖肚子。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他一天到晚光顾着吃,睡着了才让牙休息一两个钟头。

  “这是怎么啦──完了吗?完了吗?”他想,气得透不过气来,给自己的眼泪噎住了。

  老菜豆抓住把手,用尽力气拉这辆破旧的小斗车,可是一分一毫也拉不动,因为橘子男爵刚吃饱了早饭。

  橘子男爵就这么办。由于搬运重东西,他变瘦了,瘦得像火柴杆。原来穿的一件旧衣服现在可以改成半打新衣服。可他还是保存着两件原来的衣服。要是诸位去看他,他会偷偷把这两件衣服拿出来给你看。

  “花园里有橘子男爵在散步,不是你这种懒鬼去的。马上给我去做功课!”

  南瓜老大爷不再长吁短叹了:他当上了城堡的总园丁,原来的番茄骑士在他手底下做事。

  听话的小樱桃就去做第二天的功课。他每天要读那么多东西,所以他的课本早都读得滚瓜烂熟,城堡图书馆里的书也都看光了。可等到两位女伯爵一看见小樱桃手里拿着书,她们却更生气了:“马上把书给放回去,你这淘气鬼!你要把书给弄坏了。”

  “怎么,不相信?啊?”橘子男爵会苦笑着说。“那就找些人问问吧,他们会告诉您的!唉,那是多美好的日子啊!……我一天吃的东西够我现在吃三个月的。您倒想想看,我那时候有多大的肚子、多大的胸部、多大的屁股!”

  最后蜜柑公爵看到,他这回什么也捞不着了,让人家劝了半天,也就决定由番茄骑士帮着爬下来。番茄骑士又着急又花力气,弄得浑身大汗。

  南瓜大嫂在村里传开,说这几个大字是葡萄师傅自己写的。

本文由www.5756.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