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苏醒: 第二节1

作者:集团文学

  赵鹫这项发明也的确神奇。这是他在复查小组宣布他“应予释放恢复工作”回大学化学系执教后,花了十几年心血,利用点点滴滴业余时间研究出来的。这种“清洁保持剂”照适当比例溶入水中,能把纽约世贸大楼飞机、汽车、坦克直至裤衩袜子手帕都一洗如新,并且具有抗化学污染、抗核辐射、抗一切油渍污垢和抗微尘附着的特殊作用,因此洗过以后不用清洗,永远保持洁净的外观到被清洗的东西内部变质为止。这一来今后不但肥皂厂要全部关门,制刷工业也要进博物馆;节省人的劳动不说,仅节约地球的水资源一项,就可见他给整个世界作了多么大的贡献。新加坡的陈先生认为这项发明价值,即使送国际有关组织去也是无法评估的,如果要组建公司生产,知识产权至少应该占三分之二股。可是他经过多年教育,尤其是吃了劳改的苦头,生怕再招惹来麻烦而不敢要那么多;怕钱怕得外商莫名其妙,疑窦丛生。市领导赶紧从改革开放的新形势和本市形象及吸引外资的前途出发,在新加坡酒店的房间里苦口婆心他说服他,叫他明白在外商面前必须深明大义,勇于要钱,最后才忐忑不安地接受了三分之一的股份。负责销售和公关的公司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即外商陈先生的独生子小陈先生,上个星期还给市长来传真高兴地表示感谢,说有市政府的关心和大力支持,本公司的销售额两年内必定超过美国专门生产清洁剂的P&G公司,现在订单已像雪片般飞来,“将来鹫头肯定会击败长山羊胡子的老人头”。传真写得很像文化大革命时的决心书。实际上,市长面前一大摞文件里就夹着这份传真,这怎能不叫市长为难?

www.5756.com,赵鹫这项发明也的确神奇。这是他在复查小组宣布他“应予释放恢复工作”回大学化学系执教后,花了十几年心血,利用点点滴滴业余时间研究出来的。这种“清洁保持剂”照适当比例溶入水中,能把纽约世贸大楼飞机、汽车、坦克直至裤衩袜子手帕都一洗如新,并且具有抗化学污染、抗核辐射、抗一切油渍污垢和抗微尘附着的特殊作用,因此洗过以后不用清洗,永远保持洁净的外观到被清洗的东西内部变质为止。这一来今后不但肥皂厂要全部关门,制刷工业也要进博物馆;节省人的劳动不说,仅节约地球的水资源一项,就可见他给整个世界作了多么大的贡献。新加坡的陈先生认为这项发明价值,即使送国际有关组织去也是无法评估的,如果要组建公司生产,知识产权至少应该占三分之二股。可是他经过多年教育,尤其是吃了劳改的苦头,生怕再招惹来麻烦而不敢要那么多;怕钱怕得外商莫名其妙,疑窦丛生。市领导赶紧从改革开放的新形势和本市形象及吸引外资的前途出发,在新加坡酒店的房间里苦口婆心他说服他,叫他明白在外商面前必须深明大义,勇于要钱,最后才忐忑不安地接受了三分之一的股份。负责销售和公关的公司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即外商陈先生的独生子小陈先生,上个星期还给市长来传真高兴地表示感谢,说有市政府的关心和大力支持,本公司的销售额两年内必定超过美国专门生产清洁剂的P&G公司,现在订单已像雪片般飞来,“将来鹫头肯定会击败长山羊胡子的老人头”。传真写得很像文化大革命时的决心书。实际上,市长面前一大摞文件里就夹着这份传真,这怎能不叫市长为难? 沉吟片刻,市长终于当机立断,抬起头环视了一下会场说:“我看,当务之急,是把人放出来再说!历史问题不宜再纠缠,不能让它阻碍我们现在的工作,大家看怎么样?” 作为市长兼市委书记,他当然要征求党委和政府各委员们的意见后再作决定。而市长不征求意见,一句话把人放出去也就算了,既然征求意见,人们就必须一个个表态。首先公安局长就举手要求发言: “放人是从工作出发,这当然对。不过党政领导不给他一个结论,我们让他怎么工作?他一边工作一边心里打鼓,今天还不知道明天又把他怎么样,好像现在还戴罪工作似的,这样能搞好工作吗?要从工作出发,就要让人完完全全安下心来。今天市上的党政领导都在,开这么一次会也不容易,是不是趁机会把他彻底解脱了,让他以后好放心大胆地工作。” 公安局长的话实际上就是他要说的话。他心里想,给局长一个软盘吃对了,而保持沉默也保持对了。 公安局长言之有理,人们不再怀疑是局长捣的鬼了,会场开始活跃起来。管工业的副市长正管着“清洁保持剂”这个全市重点项目,听了公安局长的汇报后就准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便笑嘻嘻地说。 “关键还是1978年复查小组写的那个结论上少了‘无罪’两字。不如我们现在另起一个文件宣布老赵过去‘无罪’算了。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你说得轻巧!”管政法的副书记立即反驳副市长,阴沉着脸道,“我这里就有好几件类似的申诉。我们现在能够另起炉灶纠正过去给赵鹫一个人拟的结论,别的人怎么办?有要求经济赔偿的,有要求改正参加工作时间的,有要求收回房产的,有要求提级的,有要求重新安置他子女工作的,还有人学了现在的法律名词,要求赔偿什么‘精神损失’。你们说,这个‘精神损失’怎么赔?……过了十几年,好多人都越来越觉得过去受的损失很难找补回来,新的要求没完没了!倘若从老赵这里开了头,接二连三就有人不断来找你要重新修改过去的处理结论。你有本事你去处理!” 管政法的副书记也言之有理。后人无法弥补前人犯的错误,只好把前人犯的错误死背到底;一惜到底的确最省事,少很多麻烦。 另一个管工业的副书记思忖着说:“就是!即使现在把老赵放出来,也得给他一个说法,给社会上的人一个说法。现在兴‘说法’两个字,什么事情都要有个说法。人进了监狱,又放了出来,老赵自己不说,社会上的人也会议论,尤其对一个名人更少不了这样那样的议论:是经济问题?是作风问题?还是被人陷害了?……” 负责农业的副市长截住工业副书记的话,武断地说: “这好办!要什么‘说法’!赵鹫到监狱转了一趟,谁也不说,外界哪个知道?……” 主管文教宣传的市委副书记还没等这位副市长的话说完,便哂笑他道:“哧!你呀,你看问题真简单!现在这时候,什么事情能瞒得住老百姓?不信?我们这个会还没有散,外面就知道咱们在这里议的是什么,连张三李四说的什么什么都一清二楚,比我们的报纸电台消息都灵。我赞成赶快放人,也同意应该有个说法,对赵鹫本人以后的工作和对外界宣传都非常必要。” 全体与会者无不赞成赶快放人。可是问题转了一圈仍旧回到主管政法的副书记提出的困难上来:赵鹫的新结论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位还没发过言的市委委员、和赵鹫素无来往的水利局长从圈子里兜出来,发表了个新意见: “我们议来议去,连赵鹫同志过去究竟犯了什么事我们都不清楚,为什么就被判了十八年,判得那么重?如果在目前看是鸡毛蒜皮的事,我们也不用纠正复查小组过去的结论,今天就搞一个肯定他现在的成就的文件不就行了?这不就无形中改正了过去的结论?” 这个办法很好,大家一致同意,市长兼书记也频频点头,“不错不错。”向公安局长问道:“你知道老赵十几年前的事吗?你谈谈。” 赵鹫看见公安局长的脑门上有一个电脑屏幕,急速地在检索盘上存入的文件,最后停在“有待输入”的字样上。原来赵鹫为了向公安局长说明他怎么又进了监狱,只给局长吃了有关他结论的部分,于是局长搔搔头说:“这不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应该说是二十多年前文化大革命里的事。那事我还真不清楚。” 我们的主人公赵鹫暗自着急。关于他罪行的材料厚达二十公分,称起来都有五斤重,几乎全部是他本人一次又一次交代的思想检查。文化大革命中的“革委会”就是根据他的交代来量刑的。判他的“革委会”专政小组还说,凭他的思想,枪毙他都不为过,但考虑到他坦白的彻底,才从轻判了十八年有期徒刑。然而,所有这些材料,在复查平反时都按照中央文件精神当他的面销毁了。那时他看着一股股火苗卷走了那一摞摞纸,还感到十分痛快,现在叫他再去哪里找那些材料? “灰飞烟灭”,空气里都不存在了。 但市长兼书记毕竟是市长兼书记,手中掌握了物理学的物质不灭定律,侧过头跟他身后的秘书说:“啊,我想起来了,说不定我包里有。你找找看,拿出来给大家研究研究。” 秘书急忙把市长的公文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一把把烧焦的纸灰分发给与会者。与会者每人一捧,小心地放进服务员送上的饮料杯中溶化,然后一口口啜到肚里。 “哈!”公安局长先喝完,心直口快地喊道,“老赵原来不过是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在当时算是‘恶毒攻击文化大革命污蔑无产阶级司令部’,现在看来算啥?不仅无罪,我看还应该有功呢!” “说是这样说,”政法副书记喝完材料茶后并不觉得不舒服,不过好像觉得味道还不那么纯正,于是慢条斯理地道,“按老赵当时交代的思想看嘛,并没有违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历次党代会的精神,总的来说不应是什么错误,更谈不到什么‘罪行’了。可是,可是……其中也有些过头话。这嘛……也在所难免。只不过……” 管宣传的副书记笑起来,“想不到赵鹫到有超前意识呢!在那个时候,同情彭老总和少奇小平同志的遭遇和意见,也真是需要些勇气呢!” 可是市长兼书记想得比较远也比较深,能揣摩到政法副书记“只不过”后面的话,喝完焦灰饮料,反皱起眉头对我们的主人公有点责怪的意思: “唉!这个赵鹫,一个搞科学的人嘛,管那么多政治干什么?!这又像胡风那篇三十万字的意见书,又像彭老总在庐山上写的那封信,总之,好像把那时的反对意见都综合了,还多了些关于个人崇拜的过头话。咳!当年没要他的命都算万幸。至于那些过头话嘛,现在大家在私下议论议论还可以,没人能告他人身攻击罪,可是要拿到正式会议上评议,也不是很合适的吧。” “是呀,”另一位最年轻的副市长像旁观者似的,带着嘲讽的笑容说,“尤其关于老人家的话。我的孙子现在上着幼儿园,幼儿园还在唱‘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如果我们把老赵当时的过头话再来复议,说他一点错误都没有,恐怕连小孩子都会‘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 这位最年轻的副市长爱在各种会议上以他特有的方式发表独特的见解,而又常常让人听了摸不着头脑,不知它赞成什么反对什么,可是细细捉摸却有那么一点搔人痛处的毛刺。 一位即将退休的副书记还没发过言,他边喝饮料边咂舌,好像在品评名酒的鉴定会上。品尝完了,计策也想出来了。他的笼子就在市长旁边,先跟市长低着脑袋嘀咕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用一种纵横捭阖的神气对与会者说道: “大家别说我倚老卖老,反正我也快退了,也不怕丢官降级了,就是犯了错误也不能把我咋的了。在党的会议上,咱们就实话实说吧。赵鹫的成就已经有目共睹,中央领导都接见表扬了他,还享受着国家特殊津贴,咱们再搞个文件肯定他,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么?现在的人都精得很,很可能反而引起怀疑,到处打听,刨根问底,那就成了欲盖弥彰了。要说老赵过去犯的事呢,我刚刚品味道,真是说小可小,说大可大,说功也可,说是过也可。文化大革命是否定了,可是是不是彻底,大家心里清楚;说是老人家在晚年犯了错误,可是讲得透不透,大家也心里有数。党的决议精神在原则上是清楚明白的,可如今社会上的空气和氛围,恕我直言,我看还不够明朗。当然,要真正明朗起来需要一个历史过程。那么,在我们还处在这个历史过程当中的时候,靠我们这个内地城市的党组织去搞个什么名堂,去搞清楚、搞透,行么?咱们有那个本事么?弄不好,一石激起千层浪,弄得满城风雨,说不定我们在座的人都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照我说,咱们犯不着去搅那臭屎坑子。不错,赵鹫的问题要解决,我这里就表态:我完全同意宣布他过去无罪。可是,我还是认为我们不要动过去的事为妙。那么叫谁去解决呢,解铃还得系铃人嘛。不就是那个复查小组笔头子上少写了两个字吗?把那小组的五个人再找来添上不就行了?历史问题还是让历史人物去解决吧,过去的人更正他们过去的文件,就像孔老夫子自己从坟里爬出来,把‘学而优则仕’改成‘混而优则仕’一样,谁也管不着,不能算是我们重新搞出来的东西,这样也不给我们现在造成困难,弄得很多人来找咱们申诉……哈哈!我也快成历史人物啰,我也快成历史人物啰!” 说罢,这位副书记悲凉地笑了起来。与会者聆听了他的发言,无不倾倒:“高见!高见!”我们的主人公赵鹫看见那位最年轻的副市长口中嗖地蹿出一股白气,就像漫画中的人物动物的语言加了两道线一样,说的话只见文字没有声音。白气中间,几行红字灿灿放光: “姜是老的辣”、“老马识途”、“老气横秋”、“老骥伏枥”、“老有所用”、“老谋深算”、“老奸巨猾”“老练毒辣”……

  沉吟片刻,市长终于当机立断,抬起头环视了一下会场说:“我看,当务之急,是把人放出来再说!历史问题不宜再纠缠,不能让它阻碍我们现在的工作,大家看怎么样?”

  作为市长兼市委书记,他当然要征求党委和政府各委员们的意见后再作决定。而市长不征求意见,一句话把人放出去也就算了,既然征求意见,人们就必须一个个表态。首先公安局长就举手要求发言:

  “放人是从工作出发,这当然对。不过党政领导不给他一个结论,我们让他怎么工作?他一边工作一边心里打鼓,今天还不知道明天又把他怎么样,好像现在还戴罪工作似的,这样能搞好工作吗?要从工作出发,就要让人完完全全安下心来。今天市上的党政领导都在,开这么一次会也不容易,是不是趁机会把他彻底解脱了,让他以后好放心大胆地工作。”

  公安局长的话实际上就是他要说的话。他心里想,给局长一个软盘吃对了,而保持沉默也保持对了。

  公安局长言之有理,人们不再怀疑是局长捣的鬼了,会场开始活跃起来。管工业的副市长正管着“清洁保持剂”这个全市重点项目,听了公安局长的汇报后就准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便笑嘻嘻地说。

  “关键还是1978年复查小组写的那个结论上少了‘无罪’两字。不如我们现在另起一个文件宣布老赵过去‘无罪’算了。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你说得轻巧!”管政法的副书记立即反驳副市长,阴沉着脸道,“我这里就有好几件类似的申诉。我们现在能够另起炉灶纠正过去给赵鹫一个人拟的结论,别的人怎么办?有要求经济赔偿的,有要求改正参加工作时间的,有要求收回房产的,有要求提级的,有要求重新安置他子女工作的,还有人学了现在的法律名词,要求赔偿什么‘精神损失’。你们说,这个‘精神损失’怎么赔?……过了十几年,好多人都越来越觉得过去受的损失很难找补回来,新的要求没完没了!倘若从老赵这里开了头,接二连三就有人不断来找你要重新修改过去的处理结论。你有本事你去处理!”

  管政法的副书记也言之有理。后人无法弥补前人犯的错误,只好把前人犯的错误死背到底;一惜到底的确最省事,少很多麻烦。

  另一个管工业的副书记思忖着说:“就是!即使现在把老赵放出来,也得给他一个说法,给社会上的人一个说法。现在兴‘说法’两个字,什么事情都要有个说法。人进了监狱,又放了出来,老赵自己不说,社会上的人也会议论,尤其对一个名人更少不了这样那样的议论:是经济问题?是作风问题?还是被人陷害了?……”

  负责农业的副市长截住工业副书记的话,武断地说:

  “这好办!要什么‘说法’!赵鹫到监狱转了一趟,谁也不说,外界哪个知道?……”

  主管文教宣传的市委副书记还没等这位副市长的话说完,便哂笑他道:“哧!你呀,你看问题真简单!现在这时候,什么事情能瞒得住老百姓?不信?我们这个会还没有散,外面就知道咱们在这里议的是什么,连张三李四说的什么什么都一清二楚,比我们的报纸电台消息都灵。我赞成赶快放人,也同意应该有个说法,对赵鹫本人以后的工作和对外界宣传都非常必要。”

  全体与会者无不赞成赶快放人。可是问题转了一圈仍旧回到主管政法的副书记提出的困难上来:赵鹫的新结论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本文由www.5756.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