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756.com骑毛驴

作者:集团文学

  第二天,他的座位又空了。接连几次后,他娘来学校就把他的凳子拿走了。

        大个子遂现牵着驴,社帮背着我那个箩头,新现和黑五各在一旁拉着我的胳膊,运昌和子方在后面跟着。……我们几个像打了一场败仗一样,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回慢慢走着……走着……

  俺的举动招来一桌人异样的目光,田镇趁着给俺倒酒的功夫,桌子底下的手拉俺一把。俺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让俺少招惹小孬。俺却故作不知,依旧和小孬有说有笑,相谈甚欢。俺就是要验证一下他是不是真癔郁了。很多人都向俺递眼色,俺就装看不见。

        他们几个立马把我扶起来,帮我抠嘴里的土(泥)。我好似瞬间失忆一般,说不出话。只是隐隐约约听见新现他们几个轮番叫着我:老国……老国……老国……

  终于,他松开了俺的手,把俺往家里让。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们几个装作若无其事,和原来一样去喂头圈牵驴、放驴。大令的二话没说就让我们牵走了,我们边走边想:不该去那个“大方地儿”放驴(其实是骑驴)了,因为那一大片地儿就是十队的队耕地,还有每家每户的自留地!肯定是十队的人发现我们几个骑驴,告到大令的那里了。得换个地方了,应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样就不会让人发觉或很难让人发觉了。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星期二

                    2017年12月6日晚上

  王子营

        就这么定了,说了算定了干!

  当然,对俺他可不这样,总是大声的喊俺回来,教俺骑毛驴。说真的,俺骑他脖子上倒不怕,甚至双手松开他的头发乱舞一气。可是,真骑毛驴,俺可不敢。他就把毛驴牵到沟里让俺爬上去。俺试了一次,怎也上不去,平日的灵巧劲儿也不知哪儿去了,显得是那样的笨拙。他就用力地托俺的屁股,俺吓得大声吆喝着让他松手儿,就差点没哭了。他就笑俺,自己骑上去给俺看,还嘚、嘚、嘚的喊着,小毛驴就驮着他走起来。他回头得意的笑着。把俺眼热的,跟在驴屁股后面跑着,又喊着要骑。他又把驴牵到沟里要俺上去,说让俺抓住驴鬃就行,他给俺牵着。在他的膀子的帮助下,俺费劲的爬上了驴背,还没来得及抓住驴鬃呢,小毛驴猛往前一蹿,俺一下子从毛驴上滚了下来,差点让驴蹄子踩着。小孬眼疾手快,一把把俺从驴身下拖了出来,把俺吓傻了般的,急匆匆的躲到一边,再也不敢有这样的奢望。

        什么情况???

  吃饭的时候,俺故意和他坐在一起喝酒说话儿。俺倒要看看,他会不会说着话儿就突然骂俺,会不会说些不着边际的疯话儿。

        从此以后,我没记得再骑过任何“头口”了!

  对俺的热情,小孬很是兴奋,频频和俺举杯,还不停地给俺夹菜。碰杯的时候,也很懂礼数,都是在俺的杯子下,尽管俺故意把杯子放低些,他手中的杯子也总是在俺的杯子口下。也许是兴奋的缘故,都喝了大半杯酒了,他总给俺夹菜,自己竟没吃一口。俺就回敬他,专把好菜夹给他。他就有点受宠若惊的神态,端端正正坐着,还把眼光瞭向别人炫耀。

        这招还特灵,大令的几乎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他说,你们不能只顾割草不管驴,把驴弄丢了。我们抢着说,您放心吧大爷,只要我们丢不了就不会把您的驴丢了。于是大令的就给驴带上笼头,系上缰绳,把小毛驴交给我们几个了。

  这件事是童年记忆里最难忘的,想起来就好笑。这以后,和小孬的交往就少了。特别是外出求学和工作后,甚至都把他忘了。

        日复一日,我们几个把割草当成了副业,把骑驴当成了主业。并且变着花样骑,一个人在上面不过瘾,就上去两个。有时不知道是驴累了还是闹情绪了,驴走着走着就停下来,我们就用树枝摔打。有时就紧赶驴让驴一溜小跑,结果驴连拉屎带撒尿还放屁,我们看着还特兴奋。

  尽管接手了记账收钱的活儿,俺还是很注意小孬的一举一动。空闲儿下来就透过窗玻璃寻他,看不见他还很着急。俺坚信,村里人对他一定是有些误会的。好好的人儿,老实过了头,在别人眼里就傻。又摊上这事儿,更被人瞧不起了。如果他有权有势,是个百万富翁的话,就不会有人说他有疯病,躲他、笑话他。而是抢着巴结他了。

        我们几个心中好生兴奋,那种感觉应该像是现在自己买了一辆“宝马”座驾吧!真的是心里美滋滋的。

  俺心里咯噔一下,透过窗玻璃看他在院子里忙碌的身影,心里就不是个滋味。看他这样能干,又是洗碗端菜,又是往外提泔水桶,一点儿也不嫌脏,主人家还这样说他。竟有点不是滋味。心里话,啥时代了,人家还混饭吃。看来,标签一旦贴在身上,想撕下来就难了。一院子的人都是正常人,有说有笑的看着他这个不正常的人干活儿。俺简直愤愤不平起来。田镇还和俺说着呢,少惹他,他有疯病,骂你几句白拾着。

        选中了目标,我们就开始做十队饲养员大令的的工作。当然我们不能说想骑驴,我们编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们几个找到大令的,说:大爷,我们几个天天放学后去地里割草,您看您腿又不好,不能去放驴,让我们帮您去地里放驴吧!

  说起来,小孬还是俺小时候的玩伴,他比俺大两岁。上小学时,按现在的社会话说,就是俺们的大哥。因为数他大,个子又高。当时,俺们都称呼他小孬哥。小孬哥是个留级生,对俺们这些刚迈入学堂的孩子来说,都挺崇拜他的。刚开始,全班五十多个孩子就他会写字,写得和老师一样好。而俺们连怎样握铅笔都不会,只会在本子上乱画一气,画些圆圈圈、鸡爪子啥的。

        原来大令的为了阻止我们几个人骑驴,他在毛驴的脊背上抹了一些柴油。这个大令的……我们几个唏嘘不已!

  按说,王家的事儿,他个外姓,本帮不着忙,也不知他为何来。屋里,俺偷着问田镇。田镇凑在俺耳旁小声说着,混饭吃呢,别搭理他。

        骑驴的地儿是换了,但骑驴的程序没变,还是几个人轮流着骑。一般来说,别看数我年龄最小,但我是几个人中的“老孩子头”,说句土话,算是几个小伙计中的“光贵人儿”,所以骑驴也基本上是让我先骑。而遂现、社帮年龄大、个子大,牵驴比较多,这次也不例外。他们把我扶到驴背上,有牵着拽着驴的,有扶着我的,走了一百多米路,该换班了。我不情愿地从驴背上秃噜下来。这时,性格慢但眼尖的运昌大声喊道:老国、老国…(从小他们就喊我老国),你看你裤子……几个人十几只眼睛瞬间就瞄准了我的两条腿,呀!两条裤腿上都是明晃晃油光光。

  今儿见他,他很热情的跟俺打招呼,紧握着俺的手不放,满脸的笑,嘴里不停地说着。因为对他有所了解,所以,俺就有些防备,只应不说,哼啊哈的应付他。他好像没感觉出,依旧热情有加,紧握着俺的手不放。看他,一身旧军装裹着他麻杆似的身体;黑瘦的脸上,那双金鱼泡子眼显得更大。俺一直注意他的眼神的。俺知道,患抑郁症的人目光一定呆滞。可是,他的目光不但不呆滞,而且还有几分神采,好人儿一般,看不出一点病态。

                              于家中

  哦,俺并不相信田镇的话,可还是冲他点点头。心里就嘀咕,又不招他不惹他的,看他好好地,怎就会无故骂人呢。

www.5756.com,        经过我们几个人多次商量,也许是我们十二队人多,也许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缘故,我们决定从十队那头黑色小毛驴下手。我们常听到大人们说,马骑前、驴骑后。意思是马喜欢前边两条腿(蹄子)抬起,如果骑在后边,势必会从马屁股上摔下来。而驴骑后,道理就是驴喜欢尥蹶子,骑在后边,正好能压住驴屁股,它就蹦不起来了。

本文由www.5756.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