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宝和草(微小说)

作者:集团文学

  话说元朝末年,在安徽凤阳一带,有一位远近闻名的算命先生周铁嘴。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更不用说人间的吉凶祸福了。方圆几百里地的人们,遇到迷惑不解的事情,只要请到周铁嘴来算命,保证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也就是因为他与神暗通,知晓天机,除非万不得已,他是不与人算命的。
www.5756.com,  一天,周铁嘴又与山中的高人畅谈古今去了,他的三个儿媳在家里无聊闲谈,说起公爹的本领,不是交口称赞,而是怨言不止:“你说说那个老不死的,只会帮助别人避祸趋福,为什么不把好事留给自己的儿孙?”
  “就是啊,他既然知道怎样做能大富大贵,还整天这样辛苦奔波,我看他也是忽悠别人罢了。”
  “等他回来后,我们恩威并行,软硬兼施,看能不能让他为我们指点一下发迹的途径。”
  三人主意已定,只等公爹回家吃饭。傍晚时分,周铁嘴结束一天的漫游,飘然走进了院门。三位儿媳正等的不耐烦,看到公爹回来,立即笑脸相迎。周铁嘴看到儿媳的反常举动,很快明白了她们的用意。心直口快的三儿媳第一个发动攻势:“爹爹,人人都夸你上知八百年,下知一世纪,您老人家能不能为我们指点迷津呢?”
  周铁嘴听了哈哈一笑:“天机不可泄漏啊,否则会遭遇天谴的!”
  “就算如此,您老人家为我们指点一二,也是造福儿孙啊!”
  周铁嘴低头沉思一下,又是哈哈一笑:“好吧,明天你们如果有时间,每人带上铁锹,在我们村后五里处的树林里挖掘,看看能得到什么。到时候就看你们各人的造化了。”
  “在树林里挖掘?除了树根还能得到什么?”二儿媳不高兴地说。
  周铁嘴微笑而去,只留下一句常挂在嘴边的话:“天机不可泄漏啊!”
  三位儿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猜不透公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好吧,老东西既然如此说,相信一定有什么玄机。明天我们就去挖掘,如果什么也找不到,看他的老脸往哪儿放!”
  第二天一早,她们三人果然带着工具,来到那片树林里,偷偷地挖了起来。正当她们精疲力竭想放弃时,突然在翻开的泥土里,跳出一只鲜活的红鲤鱼。“真是奇怪了!鲤鱼怎么会生活在泥土里?”她们惊异地面面相觑。
  “不管它了,我们一年也吃不到一次鱼肉,现在美味送上门来,岂能错过?!干脆我们一不做,二不休,拿回家做道美味的红烧鲤鱼,享受一番再说。”
  “对,这条鲤鱼绝对不同寻常,吃了它一定能大富大贵,飞黄腾达。”
  于是她们拎回那条鲜活的鲤鱼,中午就做了红烧鲤鱼大餐。
  傍晚时分,周铁嘴又云游回到家里,看到三位儿媳红光满面的样子,微笑着说:“你们在那里找到了什么?”儿媳们知道公爹的厉害,不敢隐瞒,只好以实情相告。
  “那个鱼头谁吃了?”周铁嘴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鱼头食之无肉,扔了可惜,我们把它送给后面的朱婆婆吃了。”周铁嘴听了,惋惜地直摇头:“唉,无福之人啊。”
  “那个鱼尾巴谁吃了?”周铁嘴又说。
  “我吃了。”三儿媳说。周铁嘴听后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人的命,如钉定,胡思乱想没有用啊。”
  “又是怎么了?”三位儿媳异口同声地问道。
  “天机不可泄漏!”周铁嘴丢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几个月后,周铁嘴的三儿媳生下了一对双胞胎。让人奇怪的是,这一对宝贝儿子生下来就打斗不止,从不让人省心。朱婆婆的儿子因为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投到寺庙当了和尚。
  又过了二十年,朱婆婆的儿子当了大明朝开国皇帝,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朱元璋。周铁嘴的三儿媳生下的那对双胞胎,因为抢窃官府的银两而被捕,周家也遭到满门抄斩。      

  朱婆婆今年九十岁,老伴早死,她比丈夫整整多活了翻倍的年纪。
  老伴早早就撒手把一窝孩子丢给了她,就凭着她瘦弱的身子,把一窝孩子养得人高马大的——她养了八个儿子,被人称“八仙过海”,最高的儿子有她两个人加起来那么高大,其他的个个也壮实彪悍。
  那时候,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有“多子多福”的这个说法。那年代,八个儿子,而且全部存活,就好比中六合彩的几率,不是人人都有这福份的。因此,生了八个儿子的朱婆,被村人视为崇拜偶像,特别是那些一个儿子也没有的村妇更是羡慕嫉妒恨。个个都说她好命,说她子多福多,将来必定大富大贵。那时候她像个女王。曾经风光一时。
  那时,她年轻孩子还小,一个人要带一大群孩子又要养家糊口。每天,她就像母鸡带着一群小鸡觅食一样,她去到哪儿,孩子就跟到哪儿,从来没有离开过半步。因为她舍不得丢下任何一个孩子。干活时,她带上孩子,田头边,弄一块干净的地方,找些石头野果,让孩子们独自玩耍,她自己则埋头农活。去菜地,去砍柴割草,去赶集,去探亲,孩子们就排着队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
  她给她八个儿子分别起了大宝,二宝,三宝,四宝……直到最后那个叫八宝。
  孩子是她手心里的宝。孩子长大一点,排着队伍跟在她身后,浩浩荡荡的,像个卫兵队。那时候穷苦年代,僧多粥少,食物饥馑,常常有一餐无一餐,她常常吃树根野菜,孩子则吃地瓜野果。她吃米糠,孩子喝粥汤。她喝粥汤,孩子吃米糊羹。那年代,她饿晕过几次,孩子却没有饿过。就是经历饥荒浩劫,这么多个孩子,一个也没落下。因为她心目中有个信仰:我在孩子在,我安孩子康。她舍不得丢下他们任何一个。她的宝,是要在手心里牢牢呵住的。
  转眼间,孩子一个个长大,娶妻的娶妻,生子的生子,长大的鸟儿翅膀硬了,一个个有自己的生活了。这时朱婆婆也年老了,不能再下地干活了。不过,身板还硬朗,就退居家里侍菜园弄针织理家务了。
  儿媳们都知道,朱婆婆理家务带孩子有经验。头些年头,朱婆婆还很吃香,成了抢手货,个个儿媳迎来抢去,都要她帮照看孩子,打理家头细务,她还会种一园子的菜任他们享用,分文不收。这真是个免费保姆,而且比保姆更贴心,更可靠。可,僧多粥少,儿孙一大堆,婆婆只有一个,儿媳们常常争得眼红耳赤,脸红脖子粗。有时候,朱婆婆帮得了这家又得罪了另一家,赢得了这一家的欢喜又丢了那一家的信任——没得到她照顾的儿媳就说她偏心,说她没有良心,说她不会做人。为了避免他们争风吃醋,那时,她一手同时带十个八个孙子,就像幼儿园的保姆一样忙得团团转,在几个家庭里周旋。人家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果然如是。朱婆婆一人多职,一举多得,皆大欢喜。
  可是,时间是把杀猪刀。树会落叶人易老,油灯也会有燃尽之时。多年后,子孙们个个都长大了,朱婆也人到七老八十了,行动也没以前的硬朗利落。正所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枝枯木朽的她已经没有多少用武之地了,八宝们对待她的态度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以前年富力壮时,子孙们上请下迎,个个关心;现在年老力衰,倒成了个足球,你踢来我踢去,讨人嫌。朱婆婆胃口好一点,吃多一碗,就说朱婆婆吃得多,吃穷家;朱婆婆出去串门久一点回来,饭菜也不留,回来饿肚子;朱婆婆的八十大寿到了,他们明明记得的也装着忘记了,生日无人问津,冷冷清清。
  更严重的是,旧时母子相依为命住了几十年的那间祖屋,听说国家要征收用来做公路,会有一笔钱补偿,如今八兄弟个个心里打着九九算盘,主意多多,人人都想占为己有。以前个个抢人,现在个个抢屋。八兄弟,一间祖屋,无异于众狗抢一骨。
  为了抢占先机,八宝们各出奇招:今日老大放一张床,明日老二放几张桌子,后日老三放几包衣服……八个子孙的东西把那间祖屋塞得满满当当的,密不透风。一番争来抢去相持不下,把朱婆婆挤到了以前养猪的猪屋去了。一住就住了十几年。
  都说树老多根,人老多病。已到了年老寿高的朱婆婆也不例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不是今儿头疼,就是明儿腿痛。乡下有“虎老吃子”的说法,意思是长寿的父母会“克”自己的孩子。八宝们也这样认为,怕老太婆太长命了会威胁到他们自己。所以,都巴不得她早死。
  她,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每次看到她,以为是真的老虎来了,迟早有一日会把他们“吃”掉的感觉。
  朱婆婆年轻坐月子烙下的头疼风湿病多年。最近,头痛病越发频密,且越发严重,以前偶尔会头痛一次,现在,每隔几天就痛一次,频密的时候十多二十分钟就痛一次。不痛的时候还可以清闲一点,但一痛起来,就翻江倒海地难受,好像万箭穿心,头痛欲裂,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天麻炖猪脑,半枫荷泡药酒,风油精,去风湿的药酒……轮流搽,轮流敷,她拖着病躯亲力亲为,样样去试,就是不见效。每次头痛,她眼泪鼻涕口水唰唰地流,天昏地暗地痛,如落刀山下火海,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常常痛得彻夜不眠,却没个人影来看她,安慰她。肉体的痛虽可怕,更可怕的是心的痛啊。这不,就离她几米远的八宝们,对她的病痛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平时也不见有人来问寒问暖,水也想不到喝他们的一口。即使遇上过年过节了,他们家家户户杀猪宰鸡请客吃饭,好不热闹,可一根猪毛也别想见到他们的,更甭说一碗猪肉汤了。
  每当这时,朱婆婆就会哀叹:怎么还不死啊!死了就不用遭罪了,死了就不用招人嫌了……
  南方的夏天闷焗酷热,对面的八宝们家家都安装了空调冷气,处处一片清凉天。而朱婆婆的猪屋,只有一个老鼠洞大的小窗,不透风,又闷热,没有人给她装空调,她只有一把蒲扇。常常被热气熏得汗流浃背。她也没有冰箱,常常吃发霉发臭了的剩饭剩菜。即使病了,也不例外。
  渐渐的,朱婆婆的病越来越重了,手脚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了。以前,还可经常在附近的树头下亭子下坐坐,走走,歇歇脚,或者凉凉风。慢慢地,连门也少出了,活动范围只局限在屋内了。不过,时而还可以起床熬点儿粥汤,煮点面条吃。再后来,床也起不来了。特别是那双手,越来越不听使唤了,洗澡穿衣服,是怎么也完成不了的事情。
  她有半个月没有洗澡了,背痒得难忍,就隔着窗对着对面的八宝们大声喊:“谁来给我洗个澡,洗一次一百元……”洗一次澡一百元,这招还灵,接着,老大老二老三媳妇都争着来帮她洗澡擦身,每次洗完澡擦完身,她哆嗦的手就会从床头摸出布袋里的那沓发霉了的钱(那是她以前卖菜的积蓄),掏出一百元塞给那些帮她洗澡的媳妇。可最坏的算是老五媳妇,常常猜疑老太婆给别人的多了,给自己的少了,闹得几个媳妇不和,互相猜忌,撕咬起来。
  不出多久,朱婆婆请人洗澡就把钱花光了。渐渐地,也没人愿意给她洗澡了……
  两个月后,有人路过猪屋,发现朱婆婆已经死在里面。入殓时,有人发现,她的背已经睡烂了,还起了不少的咀虫……   

本文由www.5756.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