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756.com:我的父亲,他走了

作者:集团文学

“茵茵,刘萍被毒蛇咬了!就在咱们经常采桑葚的山洞边。你赶快打120!带他们过来!我们的手机都快没电了!”父亲突然打来电话,语气慌乱,一改往日的从容不迫。
  她感觉一个世纪没和父亲通话了。她恨父亲,一听到他说刘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活该!那样的女人死了才好!”她说。
  “茵茵,别这样……”父亲近似哀求。信号越来越不好,声音变得飘渺。
  她挂断电话,一声冷笑。
  刘萍是她大学四年的同学。她一直觉得刘萍是个腼腆、安静的女孩。大学毕业后,刘萍应聘了一家外企,留在了这个城市,她热情地邀请刘萍住在了自己家。万没想到,去年的国庆长假,她从云南旅游归来,寡居十年的父亲居然对她宣布,他和刘萍要结婚了。
  笑话,天大的笑话!一个同窗好友要做自己的继母?!平时,刘萍总是毕恭毕敬地把父亲叫做“叔叔”啊?!刘萍那张原本温婉的脸竟然如此鄙下可憎。她不给他们解释的机会,拂袖而去。
  她恨刘萍破坏了她和父亲的感情。刘萍给她打电话,她不接。发信息,她拉入黑名单。尽管刘萍和父亲做了婚前财产公正,刘萍放弃继承父亲遗产的权利,她还是没有参加他们的婚礼。
  后来,刘萍结婚不到八个月就生下了一个男孩。原来他二人是奉子成婚!她感觉这是奇耻大辱!愤然离开了。
  她紧闭双眼,蹙着眉毛。她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们。
  手机震动又响了。她躲得远远的。不接!
  她走到窗前,刷地拉开窗帘。腾空飞起一只鸟。马路上慢慢蠕动着几辆虫子一样的车。
  嗡---手机还在顽强地扭动身躯,她没好气地拿起它。
  “茵茵,茵茵……”竟是刘萍虚弱的声音!
  “我爸呢?”她大声问,心头随之一紧。手机却戛然挂断!她慌乱地回拨,回复她的是那个优美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应该是他们的手机没电了!
  她突然觉得心脏被一团火灼烧。
  她颤抖着手指拨打了120。
  刘萍没有生命危险,父亲却因为吸出了刘萍小腿的蛇毒,中毒昏迷了。救护人员迅速注射了抗蛇毒血清,120急救车载着他们,飞驰电掣地往医院开。
  她冷冷地质问刘萍:“为什么要去那座山?”虚弱的刘萍泪如泉涌,她说:“茵茵,对不起!我们是来请求你原谅的。昨晚就来了,没想打扰你,就宿营在这山上。你父亲说,你最喜欢吃这山上的葚子。”
  她呆住了。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知道她喜欢吃桑葚,就爱带她到山上去才采。离开父亲后,她就不再吃桑葚了。
  刘萍继续说:“茵茵,我一直想跟你解释,可是你从来不给我们机会。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那个孩子是我前男友的。他抛弃我出国了。我想打掉孩子,可是医生说我的身体太差,不能堕胎。那时候你又不在。你父亲看到我心事重重,一再追问,我很无助,就告诉了他。结果,他要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他说他愿意当这个孩子的爸爸!他是个好父亲……”
  阳光穿过路旁的树叶,透过飞驰着的车窗,洒满父亲的脸。终于,父亲的睫毛微微抖动,左手慢慢地抬了起来。她看见,父亲手中握着一颗红红的桑葚。
  “爸!”她终于扑到父亲身上,痛哭失声。   

www.5756.com 1

他原以为天大地大何处都可以是家,可就在那个瞬间,他忽然意识到,他错了。

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晴

1.

邓驹最近心情很差,他上个月向相恋五年的女友求婚,结果把女友吓得落荒而逃。随后他几乎每天都会接到父亲的催婚电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和家中那个倔老头解释自己已经和女友分手的事,因为不用想他都知道父亲一定会是一通骂,骂他没能力拴住女人,骂女友不识好歹,不是好东西。

他叹了口气,从桌子上的一叠A4纸中抽出了机器损耗表,还没来得及看,桌面上的手机就嗡嗡地响了起来。

又是父亲的来电。

www.5756.com,他皱了下眉,随手按下手机,接着看机器损耗表。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嗡嗡地响了起来。

他的情绪更加烦躁,抓起手机接了起来:求求你让我安静一会儿吧!我现在很忙!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整天闲着没事到处溜达啊!

说完,没等电话那边的父亲应声,他就挂断了电话。

这一次手机没有再响起来,他却也没了看损耗表的精神。他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包烟,走出车间蹲在铁门边上抽起烟来。

厂区里漆黑一片,只有门口的那盏大灯照出一些光亮,显得十分的清冷凄凉。他已经连续上了十六个小时的班,身体的疲惫和内心的烦闷使得他苦不堪言,就连嘴里的烟也变得苦涩无比。

他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烟掐掉,然后掏出手机准备给父亲发个短信,可是编辑器里的文字删删写写,最终仍是没有发送。

2.

邓驹回家的时候已是深夜十二点,他打开房门,漆黑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是啊,李莉已经跟他分手了,已经不可能再出现在他的出租屋里了。

他换上拖鞋,一头倒在单人间的大床上。

他们在这张床上滚了几年的床单,床单上都还有她的味道,可是这个味道的主人却已经离开了。

他想起他们刚恋爱时,她一脸娇羞地说,你没钱没关系,我要求的不多,有房子就好了。

于是他一下子倒入她的温柔乡里,一梦五年。

他们相爱的第三年,她说她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小窝,他一口答应。

现在他终于有了房子,她却说不需要了。

他翻了个身,忽然有些矫情地心酸起来。

邓驹抽了一整晚的烟,清晨六点钟的时候,他拿起手机给父亲打了电话。

他想和他聊聊,想倾诉一些心事,也想寻求父亲的体谅和理解。

“喂。娃啊..”父亲接了电话。

“爸,我和李莉分手了。”邓驹没等父亲的话说完,就开了口。

父亲听到他说分手了,果然又骂骂咧咧了一阵,“行了,要不你回来吧,家里大把姑娘,你还怕找不到媳妇儿?”

邓驹听了心中又冒起了火:“家里大把姑娘,个个礼金都要十几万!怎么出得起!”

“那谁让你没本事!人家出去打工都能带个媳妇儿回来,你这都出去多少年了,一个都拐不住!”父亲也发起了火。

又来了!又来了!

邓驹的手因为气愤紧紧地握成一团,青筋像蚯蚓一般鼓起。他狠狠地挂断,将电话一把摔在了地上。

3.

邓驹心里又气又恼又委屈。他觉得他之所以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那个身为他父亲的男人。

他整个人抱着头靠着床蹲在地上,痛苦地蜷缩了起来。

他觉得这辈子,他的父亲是他痛苦的根源。每当他在车间里流着汗水被主管骂时,他就怨恨父亲,因为是他穷,是他一直不肯奋斗,所以导致他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

怨恨因为他的血液,使他成为了一名乙肝患者,导致他出来打工的时候处处碰壁,只能窝在一家小小的工厂里,哪怕再难,都不敢轻易辞职。

怨恨他非要逼着他在老家盖房子,盖了房子又一定要逼着他结婚。

怨恨他没有给他一切,却想要他拥有一切。

邓驹心如刀割,觉得自己仿佛是一只在马戏团表演的困兽,一边遭受着鞭打,一边被台下的观众们嘲笑。

上次电话挂断后,父亲的电话少了起来。偶尔一个月才会打来一次,可是每一个来电依然少不了让他回家相亲的话题。

所以每次的电话都以两个人的争吵结束。

4.

十月份的时候,妹妹打来电话:“哥,爸好像身体不太舒服,听他说上个月在家里晕过去一次,让他去检查,他又说去过了,没什么大碍,就是有些营养不良。哥,你要不要回来带爸去做个全身检查?我现在月份大了,不方便回去。”

邓驹想了想这个月还有几千块钱要还,还有几百块的房租要交,如果请假回去,扣了全勤和请假的工资,只怕是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过几个月吧,马上就过年了,到时候我回去带他做检查。”

妹妹叹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过了会儿说:“好吧。”随后挂了电话。

邓驹将手机放在一边,把机器外壳的螺丝一颗一颗地拧进去,然后拿起一旁的擦布擦了擦油,这才起身朝车间外面走去。

虽然他非常地抗拒给父亲打电话,但是他仍是忍不住想问一问他的情况。

电话很快接通,父亲可能有些惊讶他会打电话来,着急地问道:“娃啊,咋了?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是听小囡说你上个月晕过去了?你要不去医院检查检查?”

“哎呀,你妹妹就是瞎操心。我能有啥事,前两天已经去医院看啦。医生说我是贫血,可能供血不足才晕过去的。没啥事,主要是你,你这都三十多了,家里跟你这么大的人孩子都很大了,就连你妹妹这马上也要生了。你也不着急......”父亲说着说着,语调又急了起来。

邓驹觉得心里一阵难受,浑身都开始发寒。他觉得父亲的催婚就像是一种过敏物,让他每每碰到都痛苦不堪。

他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父亲的话:“行了,我要去忙了。”

父亲似乎是意识到了他的不耐烦,语气缓和了一点:“你也别嫌爸烦,我也是担心你,我年纪大了,你如果不成个家,爸就是死都死得不安心啊!”

邓驹听了这话,心里更加烦躁起来,觉得自己真的对父亲已经忍无可忍了。他用冷淡的语气说:“我真的是要忙了,挂了。”

邓驹说完快速地按掉了电话,他抬起头,阳光忽然猝不及防地照射过来,刺得他心里痛苦不堪。

他想,这次他真的不想要再接到父亲的电话了。

5.

接下来的一个月,邓驹都没有接父亲的电话。父亲也似乎知道了邓驹对他的抗拒,一连几个月都没有再打来。

本文由www.5756.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