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之心 浴火重光 ——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

作者:历史

      在这里,能够触摸到一个国家数千年灿烂辉煌的历史文化;在这里,承载着一个国家连年动荡的深重苦难;在这里,同样也能感受到一个国家的生生不息砥砺前行的意志。

“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共展出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收藏的231件珍贵文物,以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和贝格拉姆4处考古遗址为线索,勾勒出古代阿富汗的早期历史进程,展现出古代阿富汗多元的文明图景。

  这就是正在故宫博物院午门东雁翅楼展厅展出的“浴火重光——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宝藏”展。本次展览精选231件(套)来自异域的珍贵藏品,以考古学意义上的发现地点为主线,向观众展示公元前三世纪至公元一世纪的阿富汗历史风貌。这段时间是阿富汗历史上最具活力的时期,包括丝绸之路贸易的起始阶段,而一些法罗尔丘地出土的早期文物又体现了阿富汗的青铜时代。通过展览,观众不仅能够欣赏奇异珍宝,领略丝路风情,更能深入了解阿富汗多样化的历史与文化。

文物;展览;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遗址;宝藏;希腊;巴克特里亚;文化遗产

  展览的第一部分是法罗尔丘地,该遗址出土的金碗和银碗都拥有4000年以上的历史,所代表的文化对印度河流域文明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均产生重大影响。第二部分是阿伊哈努姆,这是坐落在最北端的希腊城市建筑遗址。1961年,阿富汗国王穆罕默德·查希尔·沙阿在这里打猎时,得到了一个科林斯柱头,于是在1965年,法国考古学家开始挖掘这座遗失之城。第三部分是蒂拉丘地,1978年,俄罗斯考古学家维克托·萨瑞阿尼迪在这里发现了6个游牧部落的古代墓葬,出土了2.1万余件工艺精湛的金器,也就是著名的“巴克特里亚宝藏”。第四部分是贝格拉姆与丝绸之路。贝格拉姆是阿富汗最重要的考古遗址之一,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两个密封于2000多年前的房间,里面全是当时交易的货物,研究表明,它们是用来储存丝绸之路货物的巨大库房,房间内的工艺品反映了2000年前阿富汗卓越的艺术创作水平。

“我们也注意到中国人民对展览很关注,也非常感谢中国人民的关注,希望在郑州博物馆的展览能让更多观众了解阿富汗的历史,了解那些文物背后的故事。”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文物修复专员阿卜杜拉说,“希望阿富汗国宝能在中国更多的城市展出,成为中阿两国紧密联系的桥梁。”

  据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介绍,此次来到故宫的展品着重展现不同文化的交融,很多阿富汗本土的艺术品都默默保留着其他文明的影子。“一些器物上有带胡子的牛的图案,显然是受到了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影响;一些器物上的几何图案则是当地风格和中亚风格的融合;御龙者形状的挂饰是受中国的影响;而戒指上的雅典娜则代表希腊风格。”他说,在远离大海的阿富汗出土了非常可爱的玻璃海豚,还有一些石质盘子的原料只在埃及生产。即便在“巴克特里亚宝藏”里,除了黄金,也有古希腊的硬币、中国汉代的铜镜、印度的象牙梳子,可以遥想当年丝绸之路上多元文明交融的盛景。

5月25日,“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在郑州博物馆开幕了。

  “这些日子,媒体上看到的都是阿富汗的负面新闻,大部分是那些非法的、不道义的战争给阿富汗人民和政府带来的灾难。这次展览让人们有机会看到了阿富汗的另一面:作为文化交流的中心,它无可比拟。”阿富汗驻华大使贾楠·莫萨扎伊在展览开幕式上表示。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公元前3世纪神像图案饰板

  在展厅的最中间,有一尊金王冠非常引人注目。包括王冠在内的一批黄金便是著名的“巴克特里亚宝藏”。1978年,希腊裔前苏联考古学家维克托·萨瑞阿尼迪在阿富汗北部的蒂拉丘地发现了数座古代游牧民族的墓葬和遗址,并从中发掘出土了古代黄金制品21618件,其年代可以远溯到公元前327年建立的中亚古国——巴克特里亚王朝。这是丝绸之路上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人类考古史上数一数二的重大发现,这里出土的黄金数量甚至比著名的埃及图坦卡蒙墓还多。

法罗尔丘地出土公元前2200-前1900年金几何纹杯

  这批宝藏出土之后马上被送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展示于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一个金碧辉煌的展厅里,供人们欣赏。始建于1919年的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是该国最大的博物馆,曾经拥有10万组以上的珍贵文物。但在宝藏发现一年之后,前苏联入侵了阿富汗,之后阿富汗又陷入连年内战,这些珍贵文物被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员工藏匿起来。“巴克特里亚宝藏”销声匿迹后,其下落引发了许多人的关注,很多人甚至认为这批古老珍贵的黄金艺术品已经被偷偷熔化成金条。

精品文物诉说古代文明交往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阿富汗内战期间,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员工冒着巨大的风险,把这批珍宝带到了国家银行的秘密金库锁起来,然后把锁塞住。这个秘密金库的大门由德国制造,据说曾经由7人分别保管钥匙。

饰板上头戴花冠的人像是希腊自然女神西布莉,手持长棍和缰绳,有翼的人像是胜利女神,二神立于一辆由双狮所拉的战车上。衣冠、巨轮高栏的阿契美尼德式战车、阶梯状的祭台,明显具有叙利亚和伊朗地区的特征。太阳神、新月和星星一同出现在天空中。该文物代表着希腊神灵信仰一直在中亚地区延续着。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介绍到这件有代表性的文物时脸上难掩自豪之情,“这一描绘希腊自然女神西布莉的图案饰板是阿伊?哈努姆遗址发现的最古老文物之一。”

  1996年,塔利班武装分子进入喀布尔以后,极端分子开始大肆破坏阿富汗文物,首当其冲的便是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但是,他们遍寻“巴克特里亚宝藏”的下落却不得。少数得知宝藏下落的国家博物馆和国家银行的员工不断遭受酷刑折磨,一些人甚至因此失去了生命。其中,亲自参与了宝藏转移计划的阿富汗前总统纳吉布拉也被塔利班暴徒残杀。

“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共展出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收藏的231件珍贵文物,以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和贝格拉姆4处考古遗址为线索,勾勒出古代阿富汗的早期历史进程,展现出古代阿富汗多元的文明图景。

  随着塔利班政权的倒台,阿富汗的元气稍微恢复,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与世界分享了这个秘密,并让宝藏重见天日。宝藏的发现者萨瑞阿尼迪亲自开箱,并拿出了第一件宝贝,正是展厅正中的这尊王冠。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说,阿富汗作为古代商道的十字路口,来自不同文化和地区的人曾在此汇聚贸易。不同文明的接触深刻的影响着当地的文化,最初的文化交流与交互影响的痕迹镌刻在阿富汗不同地区考古发掘出土的文物上。展览中每一件文物都呈现了阿富汗的特质。与此同时,这些文物巧夺天工的技艺会让人瞠目结舌。这些精美的文物也展现了古代阿富汗艺术家和手工艺人的天赋和创造力。

  从2007年开始,这批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宝藏便开始在世界巡回展出。来到故宫之前,它已经造访过全球21个主要博物馆。而在故宫展览结束之后,它也有望在中国其他城市继续展出。

展览中时代最早的展品是1966年出土于法罗尔丘地的一组窖藏金器。这些金器相对完整,年代约在公元前2200年至前1900年,时代大致相当于中国的夏王朝。法罗尔金器上的造型纹饰体现了非常多元的文化因素,表明阿富汗境内阿姆河上游地区的早期青铜文明,与两河流域、古代印度和中亚地区等邻近地区关系密切,显示出阿富汗早期文明甫一诞生即与欧亚大陆的历史文化密不可分。

  “我们常说,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阿富汗同仁保护‘巴克特里亚宝藏’的事迹就是这种精神的真实写照。虽然时局纷乱,但是有志之士满怀信念,穿越硝烟,历经坎坷,始终勇敢而智慧地守护着这批古代文明的珍贵遗产,使今天更多的人得以一览这些古代艺术品的风采。”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这批文物不仅代表着阿富汗的过去,也寄存了阿富汗人民守卫国家历史文化的故事,鼓励人们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每一个人都坚信:只要文化活着,国家就活着。

展览中成组的带有古希腊风格的雕塑、文字、建筑装饰、日晷等精美展品来自阿伊?哈努姆遗址。阿伊·哈努姆城是东方希腊化时代的文化中心,是公元前4世纪下半叶亚历山大大帝东征的产物。法国考古学家经过多年考古发掘,在阿伊·哈努姆发现有神庙、宫殿、圆形剧场、体育场、图书馆等城市建筑遗址,遗址出土的众多文物反映了当时这座城市主人的信仰和生活方式。

       (来源:中国文化报)

展览的最大亮点是出土于蒂拉丘地墓葬群的众多金器。这些璀璨夺目的金器,包括造型奇美、巧夺天工的纯金王冠;装饰有多组希腊酒神狄俄尼索斯徽章、工艺精湛的纯金腰带;足金打造的巴克特里亚阿芙洛狄忒金像的胸饰、骑海豚的厄洛斯金钩扣,以及镶满绿松石的黄金宝剑、嵌有众多宝石的黄金项链等等,美轮美奂,熠熠生辉。

据学者研究,蒂拉丘地墓葬群的埋藏年代在公元25至50年之间,此一时期正值贵霜帝国的勃兴之际,来自欧亚草原的游牧部落,取代希腊人在巴克特里亚(我国历史上所称的“大夏”)的统治,这批游牧民族正是《史记》所载从中国迁徙而来的大月氏。因此,巴克特里亚黄金宝藏中很多金器都带有东方中国的因素。

“来自中国的大月氏则是解读此次展览的重要钥匙。从某种程度上,观众可以循着阿伊?哈努姆的城市遗迹、蒂拉丘地的黄金之墟,以及贝格拉姆的贵霜夏都或丝路货栈,一路追寻从中国河西走廊和祁连山脉西迁又南徙的大月氏的足迹。”河南省文物局外事处副处长陈彦堂说。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公元前2世纪人面具喷水口

蒂拉丘地出土纯金王冠

保护文化遗产的笃定决心

1978年,希腊裔前苏联考古学家维克托?萨瑞阿尼迪在阿富汗北部的蒂拉丘地发现了数座古代游牧民族的墓葬和遗址,发掘出土了古代黄金制品21618件,被视为当今丝绸之路上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其年代可以远溯到公元前327年建立的中亚古国——巴克特里亚王朝。

巴克特里亚为古希腊人对阿富汗东北部地区的称呼,曾经是古波斯帝国的领地,公元前339年,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建立了巴克特里亚城邦。在中国的古书上,称其为“大夏”国。公元145年,北方游牧民族入侵巴克特里亚,希腊人撤退时匆匆掩埋了他们的金银财宝,巴克特里亚宝藏最后都落入了贵霜人之手。百余年后,贵霜帝国没落,这些宝藏作为随葬品又被埋进了地下。

巴克特里亚宝藏出土后,马上被送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曾经被展示于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一个金碧辉煌的展厅里,供人们欣赏。巴克特里亚宝藏里有古希腊的硬币、中国汉代的铜镜、印度的象牙梳子,可以想见当年丝绸之路上多元文明的融汇。

在阿富汗长期战乱中,人们一直担心这些珍贵文物的命运,特别是担心被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找到,担心他们把古老珍贵的黄金制品偷偷熔化成金条。

1996年,塔利班武装分子进入喀布尔后,大肆破坏阿富汗文物,首当其冲的便是国家博物馆。巴克特里亚宝藏成为塔利班分子的首要寻找目标。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员工始终对文物的下落守口如瓶,他们熬过了塔利班的严刑拷打,即使昏迷也坚持不透露秘密,从而成功阻止了塔利班的劫掠。

本文由www.5756.com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